百度 AI 在美国:Apollo初尝商业化,DuerOS将无处不在

百度 AI 的美国“大秀”:Apollo初尝商业化,DuerOS将无处不在

来到美国西部城市拉斯维加斯,“看秀”是游客必选的夜生活项目之一,而在1月8日-11日美国CES(消费电子展)展会期间,一场场引人注目的“秀”被搬到了白天,秀场的主角,也从浓妆艳抹的特技演员,变成了处在技术浪潮之巅的科技公司。

来自中国的科技公司正在 CES 舞台中占据更加重要的位置。据统计,今年CES共聚集了来自155个国家的4500家参展商,预计参展人数达18万人,其中,中国参展企业超过900多家,占据了CES参展商总数的20%。

而在一众前来“办秀”的科技公司中,百度无疑是一位敬业的竞技者。

此次 CES 之行,百度不仅出动了总裁张亚勤、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经理景鲲等高管,同时也将旗下有关 AI 的产品线全部打包带来,包括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对话式 AI 操作系统DuerOS、以及在上个月完成架构升级的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

在这场百度 AI 的美国“大秀”中,“商业化”成为其中始终横亘的主题。

美西时间1月8日 CES 开幕首日,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推出支持复杂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Apollo3.5,与智能驾驶商业化解决方案 Apollo Enterprise(Apollo 企业版)。对于后者的发布,李震宇在会后采访中将其称为:“百度 Apollo 实现商业化的元年”。

为了进一步证明 Apollo3.5 在车路协同方面的技术落地前景,百度不仅发布了全球首个面向自动驾驶的高性能开源计算框架Apollo Cyber RT,还在展台拉来福特,威马,长城等合伙伙伴,同时宣布与自动驾驶送货服务商 Udelv 合作,推出搭载 Apollo3.5 的福特 Transit 城市箱式货运车,该服务将于2019年在硅谷开始运营。

为了展现Apollo自动驾驶货运解决方案,

为了展现Apollo自动驾驶货运解决方案,百度用自动驾驶车队从长沙运送了一个Apollo标识的包裹,乘坐飞机跨越太平洋后,于CES首日由当地无人货运车送达拉斯维加斯。

DuerOS 则继续在 C 端硬件场景上进行延伸。

除了已有的小度在家、小度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Pro、小度语音车载支架等硬件外,百度此次还与联想合作,预计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推出联想智能平板系列新品,届时DuerOS将被搭载在联想最新推出的智能平板产品中。

而在云计算业务中,围绕“端云一体化”的解决方案,百度与英特尔和恩智浦(NXP)分别推出搭载百度智能边缘技术的硬件产品BIE-AI-BOX和BIE-AI-Board,同时发布了智能边缘计算产品BIE(Baidu Intelligent Edge)和智能边缘计算开源版本OpenEdge,百度官方声称,这是中国第一个同时实现商业化和开源的边缘计算产品,

边缘计算正愈发成为硬件厂商对终端数据处理的技术手段,钛媒体曾经报道过的农业 AI 公司“麦飞科技”就使用百度智能云边缘计算架构实现了植保监测机上的机上处理算法,不用经过云端处理,直接在监测机飞行业务中实时生成病虫害监测图。

麦飞科技已经在2018年开始使用百度智能云边缘计算架构实现了麦视监测机上的机上处理算法,不用经过云端处理,直接在监测机飞行业务中实时生成病虫害监测图

通过百度云边缘计算架构,麦飞科技实现了监测机上的机上处理算法,不用经过云端处理,可直接在监测机飞行业务中实时生成病虫害监测图。

除了农业以外,百度这套“端云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已经应用于环境保护、钢铁质检、煤矿探放水等多个领域。

首次商业化的Apollo、在 C 端场景近乎无孔不入的DuerOS、以及愈加细分的百度云 B 端解决方案……百度此次在 CES 的展示序列,清晰地指向其未来对于 AI 商业化前景的发展目标:

Apollo 是“先锋”,用以开辟 AI 领域当下最为火热的自动驾驶场景;

DuerOS 指向流量入口,利用语音交互与硬件补贴,在线下获取用户、训练算法;

百度云则覆盖产业互联网,针对传统企业IT结构的转型趋势,从底层技术支撑 To B 业务发展。

从质疑“All In AI”口号,到经历“改革者”陆奇离职,百度的 AI 大旗几经飘摇,2019年,它唯有用更落地、更完整的AI 解决方案,去回击市场上对其战略的疑虑。

Apollo 开启商业化元年:从“湖水”到“纯净水”

2016年,李彦宏曾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表示,对于 AI 的商业化预期是5到10年。如今,这项预期有望加速实现。

从Apollo 1.0到此次发布的Apollo 3.5、Apollo Enterprise,百度只用了不到三年便将自动驾驶平台推向商业化进程。根据百度官方定义,Apollo Enterprise 将成为“全球首个最全面的自动驾驶和车联网领域商业解决方案”,当中包括小度车载 OS、高速场景自动驾驶、自动泊车、小巴自动驾驶、高精数据服务平台五项方案。

Apollo Enterprise 的诞生,也意味着百度把 Apollo 曾经零散、开放的自动驾驶能力,提炼为可定制的产品化商业能力,当中的区别在于,后者的技术能力更具性价比、更加符合车规,也更贴合市场运行的规律。

“Apollo 原来的开源能力就像是湖水,比较干净,可以喝;但对于需要量产的商用车,他们需要的是把湖水精加工后的纯净水。”李震宇这样对钛媒体等表示。

在自动驾驶领域,整个2018年的关注热点均围绕技术落地与量产,以谷歌旗下自动驾驶项目Waymo为例,其历经10年发展,终于在去年10月末投入商业化运营;而在国内,自动驾驶的商业进程被缩短至 5 年,甚至更短,这源于国内资本与初创公司对这一热点领域的追捧,也与头部车企对自动驾驶的需求有关。

以百度为例,即便在Apollo Enterprise推出之前,Apollo 开放平台也已经通过开放源代码、数据、API、云端接口等方式已经吸引到131家合作伙伴入驻,当中不乏宝马、奔驰、沃尔沃、长城、比亚迪、博世等中外汽车产业巨头;车联网业务也随之在长城、福特等车企中开枝散叶。

百度和金龙客车合作的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

去年7月,李彦宏发布百度和金龙客车合作的全球首款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

“从开放平台切入后,Apollo 形成了很好的朋友圈。”李震宇说。谈及与车商可能产生的竞争,李震宇表示目前自动驾驶市场属于供小于求的局面,供给端更多是合作的关系。

另一方面,在落地自动驾驶方案进程中,百度也十分明确自身边界,Apollo 的强项在于高精地图、云端部署、以及AI 算法层面,但对于汽车工业,尤其是硬件领域的理解,“还是一个学生”。

值得注意的是,在 Apollo Enterprise 的诞生过程中,为了适配其服务 B 端客户的属性,百度内部架构也从产品研发型团队,逐步向商业交付型迁移。

根据李震宇透露,目前其分管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也正在经历组织模块的变化,原先被统归于“综合管理部”的售前、售后、质量流程等团队,会在2019年逐步被分拆为一级部门。

Dueros:2亿激活不是终极指标,用户黏性才是

CES 首日,正当百度 Apollo 在拉斯维加斯 Westgete 展馆如火如荼地发布时,DuerOS 的创造者、百度SLG(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掌门人景鲲却“意外”出现在三公里以外的 Sands 会场——那里是联想的主阵地。

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景鲲

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景鲲

当天,百度与联想共同宣布,将在2019年第一季度推出联想智能平板系列新品,其背后搭载了DuerOS(小度人工智能助手),根据景鲲在现场的介绍,当 DuerOS 能力接入联想平板电脑后,平板就能变成一个有屏幕的智能音箱,用户无需手动操作,只需讲出“小度小度”就能实现问天气、问路况、听新闻等播放控制等功能。

通过家用音箱、车载支架等终端硬件的推广部署,DuerOS 正在变得无孔不入。

截至2018年12月,搭载百度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数量已突破2亿,月活跃设备量超过3500万。同时,DuerOS 的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300家,包括TCL、创维、海尔、极米等终端厂商,都在部分产品机型采用了 DuerOS 的语音交互系统 。

“希望能把用户连成一个串,在哪儿都能遇到小度,在哪儿都能遇到DuerOS。”去年年底的百度世界大会,景鲲曾这样向钛媒体描述起对小度未来布局的愿景。

诸如百度 DuerOS 这样的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正通过线下的硬件布局展开对用户的激烈争夺。此前,雷军发微博称“小爱同学(小米智能语音助理)的激活设备数已经超过了一亿台!这是不是国内最领先的成绩?”这一番言论却遭到了百度“小度小度”官微的回应:截至2018年12月31日,搭载“小度人工智能助手”的智能设备激活量已超两亿了。

百度 AI 的美国“大秀”:Apollo初尝商业化,DuerOS将无处不在

可在景鲲看来,单纯的用户数量并不是衡量 DuerOS 发展状况的最终指标。

“相对于激活数,我们更关注用户使用的频率和黏性,如果只是出货量大,但用户不用,这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意义就不大。”景鲲对钛媒体说。他以百度和联想合作的智能平板产品为例,如果只是普通平板电脑,用户平均一天使用时长只有一小时,在融合 DuerOS 的语音交互后,设备就可以更大化地被用户利用。

用户黏性能帮助百度 DuerOS 带来系统层面的反馈与提升。虽然与Apollo 同为 To B 生意,DuerOS 的终端用户均为To C 消费者,这就需要百度获得更多共性需求,并最终直接定义成产品。

景鲲也谈到,希望用户在不同终端接触到都是一个“小度”,以便通过数据标签的方式,在不同终端为同一用户推荐个性化服务。

更加重要的是,用户黏性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 DuerOS 具备的商业潜力。

去年年中,景鲲在百度AI 开发者大会发布 DuerOS 3.0,当中的一个突破点在于,DuerOS 与开发者的关系有了更明确的商业规则:DuerOS上的Skill Store(技能平台)类似于iOS上的AppStore,其中有两种变现方式:打造付费技能,或是技能内付费。

举例来说,在DuerOS 3.0 正式上线后,用户下载小度带屏设备中的“看图猜成语”应用时需要付费,这属于“付费技能”;当用户在设备中的 VIPKID、《凯叔讲故事》中购买一个音视频内容时,即为“技能内付费”,两类收费都将直接到达开发者手中,百度现阶段暂不参与分成。

这种与iOS 生态对标的模式,无疑对开发者、用户、渠道的互动关系有了更高要求,也折射出如今百度大手笔补贴旗下硬件。让DuerOS变得无处不在的内在原因:不管是智能音箱还是车载支架,都是承载 DuerOS 实现连接用户的载体,背后的系统以及类 iOS 的开发者生态,才是百度的最终目标。

“iOS、安卓的商业模式已经非常成熟,平台负责推广,开发者付出研发资源,这是一个分配的过程。现阶段我们也还在投入,助推开发者在DuerOS 的新平台上找到新机会。”景鲲对钛媒体说。

目前在DuerOS 平台上已有超过16000名开发者,它们中既有个人开发者,也有唱吧、凯叔讲故事、Discovery探索频道这样的机构组织。为了进一步鼓励开发者,百度还宣布暂时不参与分成,并展开包括流量扶持、技能大赛在内的亿元开发者支持计划。